哎哎你的益达

这里益达,文笔渣,画画丑
沉迷农药不可自拔,最近跳圈去了凹凸
瑞金,all金,雷安雷都吃,比较杂食
三观不正,大龄中二

糟糕的情人节

又来瞎写👀
*cp亮蝉
*虞姬貂蝉闺蜜关系
*ooc高能预警

    今天是情人节,貂蝉约诸葛亮下午去逛街。
    诸葛亮前几天因为家里的关系,去了R省,今天买了机票要赶回来陪貂蝉过情人节。
    貂蝉看看右腕上的表,又瞅瞅窗外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最后在屋内来回踱步。
    虞姬被她晃得心烦。
    她扔了一个抱枕过去,怒道:“小蝉子你能不能停下来!”
    貂蝉翻了个白眼,向她吐了吐舌头,走到虞姬的床边床下。
    她满脸愁容地对虞姬说:“大虞子这都三点半了,亮亮怎么还不来,他不会是不来了吧?”
    虞姬看了看窗外。
    太阳的心情似是不太美妙,躲在云后竟连脸都不肯露,那被墨水浸染的浓云也是稠得晕不开。
    虞姬幸灾乐祸地道:“都这个点了,你家亮亮怕是和别的女人跑出去过情人节了。”
   平时从来不迟到的,总是很疼她,今天这么晚没来也不解释一下。心中泛起委屈,苦涩的泪水在眼眶汇聚,打着转儿就要滴落。
    虞姬哪知这次她这么不经打击,平时定是要怼回来,一看她这泫然欲泣的样子,有点慌了,立马正经儿起来。
    “哎哎小蝉你别哭啊,我说着玩的!诸葛亮他平时都对你那么好,多喜欢你,怎么会和别人跑呢。别哭了别哭了。”
    她慌忙抽出几张纸巾在貂蝉脸上胡乱地擦着,口中安慰的话语不断。
    偏偏这次貂蝉铁了心和她作对,任她说什么都不听,泪珠一个劲儿掉。
    “我,我好不容易主动一次,”她抽咽着道,“今天还是情人节,他,他居然不来!”
     虞姬也不知道怎么了,一向守时的诸葛亮这次居然那么晚都没来。
    她又着急地向窗外瞥了一眼,希望能发现楼下那个修长的身影。
    但窗外除了惨淡的愁云外再寻不到任何东西。
    她叹了口气,一边轻轻擦着貂蝉的眼泪,一边轻拍她的背,正想再安慰她几句,一阵欢快的音乐突兀地响起。
    是貂蝉的手机铃声。
    貂蝉置之不理,两人就这么沉默着,任由那手机去响。
    终于虞姬忍不住拿起手机。
    “小蝉,诸葛亮的来电。”
    她说着把手机递给貂蝉。
    貂蝉一听这话哭的愈发凶了,将脸转向一旁,夺过她手中的手机,狠狠按下拒听键。
    可没过一会,刺耳的欢快音乐再次响起。
    貂蝉赌气似的,依旧挂断了。
    诸葛亮也是知道她因为自己没有按时赴约而生气,不嫌烦的一遍又一遍地打来。
    这么反复将近十次,虞姬终于忍不住把手机夺回,接通了电话。
    “喂?阿蝉,很抱歉来晚了。”
    清冷的声音不大不小地房间里回响,宿舍里很安静,坐在一旁的貂蝉能清楚地听见他们的谈话。
    “不好意思,我是虞姬,能否说明下原因,我们家小蝉都急哭了。”
    貂蝉可不想让诸葛亮知道这事儿,一听这话,顿时惊慌失措,伸出双手想要抢手机。
    虞姬一个闪身,灵巧地避开,接着若无其事地与诸葛亮继续聊。
    貂蝉内心十分郁闷。
    oh,shit!胖虞你什么时候那么灵巧了?
    随即用充满怨念的眼神注视着她,像是要把她盯出个洞来。但也是放弃了抢夺手机的念头,静静听着着两人交谈。
    虞姬也是多年功夫练到家,大脑自动屏蔽那极具穿透力的视线,权当看不见。
    “她哭了?”诸葛亮诧异出声。
    “我的错,你们在宿舍吗?”
    虞姬答道:“是,你现在在哪?”
    那边沉默了下,不一会儿清越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    “能让阿蝉下来吗?我在楼下。”
    咦?
    虞姬很纳闷。
    刚刚看的时候明明不在啊?
    她走到窗前,将头伸出窗外,认真地用眼睛搜查着。
    “哗——”
    忽然下起雨来。
    倾盆的大雨张扬地宣泄着内心的不满,快要淹没一切。
    她看到了——
    在宿舍楼底下,立着一个清隽高雅的人。
    那人正拿着手机通电话,身子微微向屋檐外侧,干净的白衬衫被打湿,只是想让虞姬能够清楚的看到他,从而使他的阿蝉能够安心。
    那雨又渐渐小了,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在心尖,零星的雨点滑入心底,滋润着心灵。
    它温柔地清洗着周围的景物,悄无声息地带走心中的郁郁。
    “嗯,我看到了,这就让她下去。”
    貂蝉楞楞地被虞姬推出房间,虞姬关上门前还往她手里塞了把伞。
    “小蝉子不要生气了,好好珍惜吧,今天要愉快地过啊。去吧去吧~”
    她听见虞姬这样说。
    呆滞地站在门口,好一会儿才下楼去。
    一直走到楼下看到诸葛亮才反应过来。
    她到底干了什么?为什么要来找诸葛亮?这大虞子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控制人意念的技能?
    诸葛亮一看见貂蝉这个黑人问号脸既视感的表情,就知道她肯定又在吐槽什么中二的东西了。对于这般童心未泯的恋人,他总是很无奈。
    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。他大步走到恋人面前,心疼地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,将她紧紧拥在怀里。
    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”
    青年身上若有若无的紫罗兰清香包围着她,早已消失的委屈又涌上心头。
   “就是你不好!明明说好的两点半来,迟到了一个小时!你都不知道我等得有多急。”
    少女环住他的腰,脸庞深深埋在他的胸膛,坏心地将眼泪都蹭到他的白衬衫上。
   这才注意到他的半边身子很潮湿。
   大概是站在楼下等她被雨淋湿了,幸好她没再闹脾气不来,不然这么淋着明天怕是要生病。
   她有些庆幸地想。
  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相拥着,忘记了身边一切,世间只余彼此。
    直到青年再次开口。
    “嗯,都怪我。飞机晚点了,耽搁了些时间。不要生气了。”
    貂蝉对他这主动认错的态度也消了气,于是退一步说: “嘛,说说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。”
    诸葛亮却笑着摇头道:“到家你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 “嘁,神神秘秘的,算了算了,看在你为我准备礼物的份上,就大方地原谅你了。”
    她抬头看了看外面。
    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悠闲的云,雨珠在行人的伞上欢快地打着节拍。
    “看来也逛不了街了,嘛,走吧,回家。”
    说着她结束了这短暂而漫长的拥抱,撑开雨伞,拉起恋人的手,往校门走去。
    没走几步就觉得手中重量消失,转头一看,恋人正撑着伞笑睨着她。
    “你太矮了,伞都顶到我头上了。”
    ...怎么那么想打这个村夫呢?
    狠狠瞪他一眼便随他去了。
    她却未注意到,诸葛亮原本仅是沾湿的衣角如今已被雨水淋透。
    真是个糟糕的情人节。

end.

关于报考志愿

*cp亮蝉
*云蝉兄妹设定
*互撕日常
*ooc高能预警

    貂蝉最近很是苦恼。
    高考已经结束,不久就要填写志愿填报,但她还未想好要报考的大学,准确来说是在两所大学之间犹豫。
    地处A市的Z大,是她一直中意的学校。但她与赵云住在B市,且赵云为了照顾她,去年报考了B市的W大。Z大和W大都是重点大学,水平相差无几,她也都有能力考上。她想报考Z大,但又不想与她最喜欢的子龙哥哥分离,辜负他的好心,离开她生活十几年的家,在A市居住。可是要说去W大,虽然能住在B市,但这个学校的专业类型与Z大略有不同,不是她擅长及想发展的领域。
    赵云也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。
    “小蝉。”
    那天诸葛亮又来她家蹭晚饭,吃完后貂蝉正与赵云和诸葛亮窝在沙发里看电影,冷不丁的听见赵云开口说话,吓了她一跳。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诸葛亮在Z大上学。
    “嗯?子龙哥哥,怎么了?”她转头看着赵云说。
    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,”他说着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,“最近都无精打采的。”
    “呃...这个...”貂蝉不想告诉他,她在因为他而纠结关于大学的选择,因而支支吾吾的。
    赵云叹了一口气,走到她面前蹲下,直直地盯着她躲闪的眼睛。
    “看着我,小蝉——有什么为难的事可以说出来,我们可以一起解决。”
    貂蝉无奈,只好说出实情。
    赵云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道:“依我看,你应该去Z大。毕竟你一直都想去那里。”
    她低着头,紧撇着眉,迟疑地说:“可是...子龙哥哥,去Z大就要离开B市,你还为了我去了W大...”
   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,最后淹没在沉默的海洋中。
    赵云总算弄清了原因。他伸出手,揉了揉少女的脑袋,语气宠溺地道:“我去W大一方面是为了照顾你,另一方面是这个大学的专业,很适合我。”
    少女诧异地抬头,入目是他温柔的笑脸。
    “所以去Z大吧。”
    她听见眼前的人又道。
    存在感为零的诸葛亮终于忍不住了。
    “你们两个啊——”
    “真是的,不是还有我呢吗?阿蝉,来Z大的话我可以照顾你的。”
    貂蝉与赵云齐齐转脸看向他。
    只见他眉眼染上笑意,薄唇微微勾起,笑容里满满的无奈。
    ——woc,好撩。
    在两人的摸头杀与宠溺笑容的双重作用下,她决定放弃反驳,选择去Z大。
    “好吧好吧,那就去Z大好了,你们也别这样看着我啦,继续看电视吧。”
   赵云坐回原来的位置,继续播放了电影。
   几人又专心致志地看起电影来。
    赵云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转脸对貂蝉说:“小蝉,孔明说的没错,他在那正好照顾你。Z大附近他有一套公寓,不想住宿的话可以去的——对了,好像你那个闺蜜也要报考Z大。”
    貂蝉意识到他说的是虞姬,那个整天就知道坑她的‘好’闺蜜。
   诶,等等!他说什么?exm?住诸葛亮的公寓?子龙哥哥你是不爱小蝉了吗?多大仇把她往火坑里推?
    偏偏诸葛亮那厮笑的花枝乱颤,还挑衅地斜眼看着她。
    哦,诸葛村夫,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?
    总之打死她都不会去。
    于是一面皮笑肉不笑地回视诸葛亮,一面答道:“知道了,子龙哥哥,那就多拜托孔明了。”
    诸葛亮毫不示弱,一脸欠揍的笑容。
    “阿蝉说的哪里话,照顾你当然是应该的。蹭吃蹭喝蹭住都欢迎你哦~”
    “哦?”貂蝉露出狐狸一样狡黠的笑,“那,人给不给蹭呢?”
    诸葛亮起身走到她身旁坐下,揽过她的肩膀,让她正对着自己,然后挑起她的下巴。
    “你说呢?嗯?”
    就算耳根子都红了,貂蝉还是不愿认输,脸凑上前狠狠咬住他的唇,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走。
    诸葛亮则是直接将她扑倒在沙发上,完全无视貂蝉身后的赵云。
    吓得赵云赶紧起身,怕被两人压到。
    赵云默默地看着他俩互怼,心里划过无数加大加粗的弹幕。
    ???
    能不能不要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啊?不是在说报考志愿这种严肃的问题吗?为什么撩起来了?
    还有诸葛亮你在大舅子面前调戏他妹妹真的好吗?
    其实貂蝉不知道的是,诸葛亮当初报考Z大是因为貂蝉很想去那里,只为了和她在一个学校。
    结果是貂蝉与诸葛亮又上演了一场互撕(?)大戏。
    电影还没能继续看。
    ......

e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