哎哎你的益达

这里益达,文笔渣,画画丑
沉迷农药不可自拔,最近跳圈去了凹凸
吃瑞金,all金
嘉→金←瑞,雷→金←卡
天雷嘉瑞嘉
三观不正,大龄中二
万年不更新,挖坑不填,慎fo
如果能和我聊得来,就交个朋友吧

糟糕的情人节

又来瞎写👀
*cp亮蝉
*虞姬貂蝉闺蜜关系
*无脑爽文
*ooc高能预警

    今天是情人节,貂蝉约诸葛亮下午去逛街。
    诸葛亮前几天因为家里的关系,去了R省,今天买了机票要赶回来陪貂蝉过情人节。
    貂蝉看看右腕上的表,又瞅瞅窗外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最后在屋内来回踱步。
    虞姬被她晃得心烦。
    她扔了一个抱枕过去,怒道:“小蝉子你能不能停下来!”
    貂蝉翻了个白眼,向她吐了吐舌头,走到虞姬的床边床下。
    她满脸愁容地对虞姬说:“大虞子这都三点半了,亮亮怎么还不来,他不会是不来了吧?”
    虞姬看了看窗外。
    太阳的心情似是不太美妙,躲在云后竟连脸都不肯露,那被墨水浸染的浓云也是稠得晕不开。
    虞姬幸灾乐祸地道:“都这个点了,你家亮亮怕是和别的女人跑出去过情人节了。”
   平时从来不迟到的,总是很疼她,今天这么晚没来也不解释一下。心中泛起委屈,苦涩的泪水在眼眶汇聚,打着转儿就要滴落。
    虞姬哪知这次她这么不经打击,平时定是要怼回来,一看她这泫然欲泣的样子,有点慌了,立马正经儿起来。
    “哎哎小蝉你别哭啊,我说着玩的!诸葛亮他平时都对你那么好,多喜欢你,怎么会和别人跑呢。别哭了别哭了。”
    她慌忙抽出几张纸巾在貂蝉脸上胡乱地擦着,口中安慰的话语不断。
    偏偏这次貂蝉铁了心和她作对,任她说什么都不听,泪珠一个劲儿掉。
    “我,我好不容易主动一次,”她抽咽着道,“今天还是情人节,他,他居然不来!”
     虞姬也不知道怎么了,一向守时的诸葛亮这次居然那么晚都没来。
    她又着急地向窗外瞥了一眼,希望能发现楼下那个修长的身影。
    但窗外除了惨淡的愁云外再寻不到任何东西。
    她叹了口气,一边轻轻擦着貂蝉的眼泪,一边轻拍她的背,正想再安慰她几句,一阵欢快的音乐突兀地响起。
    是貂蝉的手机铃声。
    貂蝉置之不理,两人就这么沉默着,任由那手机去响。
    终于虞姬忍不住拿起手机。
    “小蝉,诸葛亮的来电。”
    她说着把手机递给貂蝉。
    貂蝉一听这话哭的愈发凶了,将脸转向一旁,夺过她手中的手机,狠狠按下拒听键。
    可没过一会,刺耳的欢快音乐再次响起。
    貂蝉赌气似的,依旧挂断了。
    诸葛亮也是知道她因为自己没有按时赴约而生气,不嫌烦的一遍又一遍地打来。
    这么反复将近十次,虞姬终于忍不住把手机夺回,接通了电话。
    “喂?阿蝉,很抱歉来晚了。”
    清冷的声音不大不小地房间里回响,宿舍里很安静,坐在一旁的貂蝉能清楚地听见他们的谈话。
    “不好意思,我是虞姬,能否说明下原因,我们家小蝉都急哭了。”
    貂蝉可不想让诸葛亮知道这事儿,一听这话,顿时惊慌失措,伸出双手想要抢手机。
    虞姬一个闪身,灵巧地避开,接着若无其事地与诸葛亮继续聊。
    貂蝉内心十分郁闷。
    oh,shit!胖虞你什么时候那么灵巧了?
    随即用充满怨念的眼神注视着她,像是要把她盯出个洞来。但也是放弃了抢夺手机的念头,静静听着着两人交谈。
    虞姬也是多年功夫练到家,大脑自动屏蔽那极具穿透力的视线,权当看不见。
    “她哭了?”诸葛亮诧异出声。
    “我的错,你们在宿舍吗?”
    虞姬答道:“是,你现在在哪?”
    那边沉默了下,不一会儿清越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    “能让阿蝉下来吗?我在楼下。”
    咦?
    虞姬很纳闷。
    刚刚看的时候明明不在啊?
    她走到窗前,将头伸出窗外,认真地用眼睛搜查着。
    “哗——”
    忽然下起雨来。
    倾盆的大雨张扬地宣泄着内心的不满,快要淹没一切。
    她看到了——
    在宿舍楼底下,立着一个清隽高雅的人。
    那人正拿着手机通电话,身子微微向屋檐外侧,干净的白衬衫被打湿,只是想让虞姬能够清楚的看到他,从而使他的阿蝉能够安心。
    那雨又渐渐小了,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在心尖,零星的雨点滑入心底,滋润着心灵。
    它温柔地清洗着周围的景物,悄无声息地带走心中的郁郁。
    “嗯,我看到了,这就让她下去。”
    貂蝉楞楞地被虞姬推出房间,虞姬关上门前还往她手里塞了把伞。
    “小蝉子不要生气了,好好珍惜吧,今天要愉快地过啊。去吧去吧~”
    她听见虞姬这样说。
    呆滞地站在门口,好一会儿才下楼去。
    一直走到楼下看到诸葛亮才反应过来。
    她到底干了什么?为什么要来找诸葛亮?这大虞子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控制人意念的技能?
    诸葛亮一看见貂蝉这个黑人问号脸既视感的表情,就知道她肯定又在吐槽什么中二的东西了。对于这般童心未泯的恋人,他总是很无奈。
    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。他大步走到恋人面前,心疼地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,将她紧紧拥在怀里。
    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”
    青年身上若有若无的紫罗兰清香包围着她,早已消失的委屈又涌上心头。
   “就是你不好!明明说好的两点半来,迟到了一个小时!你都不知道我等得有多急。”
    少女环住他的腰,脸庞深深埋在他的胸膛,坏心地将眼泪都蹭到他的白衬衫上。
   这才注意到他的半边身子很潮湿。
   大概是站在楼下等她被雨淋湿了,幸好她没再闹脾气不来,不然这么淋着明天怕是要生病。
   她有些庆幸地想。
  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相拥着,忘记了身边一切,世间只余彼此。
    直到青年再次开口。
    “嗯,都怪我。飞机晚点了,耽搁了些时间。不要生气了。”
    貂蝉对他这主动认错的态度也消了气,于是退一步说: “嘛,说说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。”
    诸葛亮却笑着摇头道:“到家你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 “嘁,神神秘秘的,算了算了,看在你为我准备礼物的份上,就大方地原谅你了。”
    她抬头看了看外面。
    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悠闲的云,雨珠在行人的伞上欢快地打着节拍。
    “看来也逛不了街了,嘛,走吧,回家。”
    说着她结束了这短暂而漫长的拥抱,撑开雨伞,拉起恋人的手,往校门走去。
    没走几步就觉得手中重量消失,转头一看,恋人正撑着伞笑睨着她。
    “你太矮了,伞都顶到我头上了。”
    ...怎么那么想打这个村夫呢?
    狠狠瞪他一眼便随他去了。
    她却未注意到,诸葛亮原本仅是沾湿的衣角如今已被雨水淋透。
    真是个糟糕的情人节。

end.

评论(6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