哎哎你的益达

这里益达,文笔渣,画画丑
沉迷农药不可自拔,最近跳圈去了凹凸
吃瑞金,all金
嘉→金←瑞,雷→金←卡
天雷嘉瑞嘉
三观不正,大龄中二
万年不更新,挖坑不填,慎fo
如果能和我聊得来,就交个朋友吧

【亮蝉】

年下
伪姐弟
现亮初二,蝉高一,年龄差两岁。
节奏我也不知道会写快还是慢,就是想把时间线往前放点写。
ooc有。
应该没什么虐吧,但一定是he。
大半夜睡不着,就把这个发了,有时间就更。

    起初诸葛亮在知他父亲即将再次结婚时,内心并无太大感受。毕竟母亲去世得早,以至于她的容貌都在诸葛亮记忆中有些模糊不清了。她死于一场车祸,在诸葛亮两岁那年。

    父亲总是一副匆忙的样子,好似公司里总有处理不完的事情。他和母亲长得像,在母亲去世后,对日益长大的自己,父亲总是看着看着就恍惚了,然后丢下一句“公司还有事要处理”就慌张离去。

    所以在得知父亲疑似展开另一段恋情的消息时,自幼缺少关爱的诸葛亮心里其实是很高兴的,这意味着父亲终于从过去走了出来。

    但所有人都没有告诉他,他未来的继母还给他带来了一个姐姐。

    所以他现在正心情略有些复杂地看着桌对面的貂蝉。

    下个月父亲就要举行婚礼,于是阿姨把这位未来的姐姐约了出来,和他打个照面。

    父母将他们丢在这间咖啡店,美名其曰“不打扰年轻人沟通”,然后乐滋滋地过起了二人世界。

    只剩下他们两个留在原位。

    貂蝉一直低头用手卷着头发,没有说话的意思,诸葛亮只好喝起了面前的咖啡。气氛一度十分尴尬。

    终于在诸葛亮喝完咖啡并准备续杯时,一只纤细的手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 “貂蝉。”十分简洁的自我介绍。

    修的圆润的指甲上亮橙色的指甲油十分抢眼。

    诸葛亮愣了一瞬,但很快反应过来,伸出手与她相握。

    “诸葛亮。”同样简洁。

    “那以后.......嗯,姐姐?”他迟疑着开口,其实对这个称呼并不习惯。虽然之后他也没叫过几次,此为后话暂且不提。

    对方皱了皱眉,但最终没有反驳什么,算是默认。

    “你是a中的?”貂蝉一副忽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问道。

    “是,怎么了?”

    “嗯,我在高中部,你初二?以后我罩着。”

    诸葛亮不知道怎么去接这黑社会老大一样的发言。

    气氛又冷了下来。

    诸葛亮也不想再喝咖啡了,于是端坐在位上不动声色地悄悄打量对方。

    貂蝉此时正无聊地搅着咖啡,亮橙色的指甲比纤长的手指更引人注目。青春期的少女素面朝天,却依旧容貌动人。扎的高高的马尾清爽又具有活力。手肘撑在桌上,轻抵住侧脸,歪头搅拌咖啡的动作慵懒又优雅。他们坐的位置靠窗,午后温和的阳光透过轻薄的纱帘撒在少女白皙的侧脸,午后的时光静谧美好。

    谁也没再开口,父母很快回来,便结束了这场短暂安静的见面。

    少女也这样安静地悄悄走进他的生活,如她亮橙色的甲油一般鲜活明亮。

评论(2)

热度(11)